失恋后她竟向警方“举报”前男友有发烧症状还拒绝治疗!


波蒂厄斯表示,在如今医护系统普遍缺乏基本防护装备的情况下,“我们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有没有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,使医护系统对每个人更为安全?如果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的地区和全国数据,那么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。”

这一数字的缺乏,将会造成诸多问题,首当其冲的便是医护人员的个人安全。来自西雅图的麻醉专家格雷特·波蒂厄斯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,

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·莫里,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,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,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、ICU床位,以及呼吸机的数量,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,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。

据韩联社报道,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5日消息称,截至4月3日零时,韩国共有241名医护人员确诊新冠肺炎,占全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(10062例)的2.4%。

美联社称,各州缺乏关于医务工作者中新冠病例的关键数据

科罗拉多州国土安全和应急管理部门发言人米奇·特罗斯特则表示,科罗拉多州卫生官员还希望通过对所有医护人员实施检测项目,查明谁是感染者。“这种检测策略有助于增强我们的医疗能力。”

美联社称,美国还是有部分州公布了相关数据,例如俄亥俄州本周报告称,至少有16%的病例为医护人员。而在明尼苏达州,这一比例约为28%。若根据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来计算,这两州医护人员的感染人数分别为607人和242人。

支援韩国大邱的医护人员(韩国国防部推特)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14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151人,重症病例减少30例。

其他国家已开始统计这一数据。例如,西班牙表示,至少有12298名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,占报告病例总数的14.4%,而意大利也有超一万名医护人员感染,约占总病例的10%,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则已超70人。